三亚星级酒店黄金期终结 高级酒店背后潜伏危机

上海佳友维景大酒店:夏商 首度试水商务 酒店 上周五,位于奔马新村附近的新 怡庭 酒店 正式开业。尽管这家只有104间客房的酒店在业内并未产生太大波澜,却是夏商旅游集团首度试水商务酒店。 日航国际饭店(Nikko Hotels International)荣膺2007年第18届TTG旅游大奖(18th TTG Travel Awards2007)最佳区域连锁 酒店 (Best Regional Hotel Chain)称号。该奖项由TTG刊物的旅行社、旅游运营商和目的地 。

    海南高端酒店目前仍是众多资本追逐的宠儿,一幢幢高端酒店仍在筹划中,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在散客时代袭来的大形势下,无限风光的高星级酒店项目背后潜伏着行业危机。

    毗邻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,有湘水湾、清水湾、海棠湾、亚龙湾、大东海以及三亚湾等多个旅游度假区,沿线全长不足100公里,皆是以高星级酒店为核心,集会议中心、海滨浴场、豪华别墅、海上运动中心等服务设施为一体的度假区。

    三亚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郑聪辉坦言,从三亚来看,这么多度假区有些重复“清水湾在抢海棠湾的客人,而海棠湾正在抢亚龙湾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年黄金周,相比往年“一房难求”的格局已经发生变化,这也迫使三亚各旅游企业纷纷放下身段,下调价格。据三亚市物价局统计,“十一”三亚的235家旅游饭店客房价格总水平同比下降10%以上。

    星级酒店扎堆的背后是其前期酒店巨大的收益所带来的羊群效应。

    时间追溯至1996年,投资酒店三年就能收回成本,这在业界已变成了奇迹。郑聪辉感叹,相比内地,投资一家酒店一般都要20年才能回收成本。

    开业3年就盈利,一晚1万多的收费标准一时之间成为了市场佳话,并由此拉开了亚龙湾众多高星级酒店竞争的序幕。

    郑聪辉认为,酒店的利润率正在回归一个正常轨道。从数据来看,三亚高端酒店的平均出租率正在下降。

    除了外部公款消费和奢侈消费受到压缩外,旅游业内在的转型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其转型的深层原因。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王健生指出,我国旅游业已从大众观光时代向国民旅游休闲时代转变。

    最大的特点就是游客结构的变化,比如团散比的变化。王健生说,这次海南黄金周的表象就非常明显,延续多年的7∶3团散比现状被打破,散客占据了主体,“这次十一海南游客的团散比是2∶8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与团体式旅游不同,散客多以家庭为单位,他们的旅游方式更为随意,更为个性和实用,不再以奢侈消费为追求,在消费上更为朴实、实用和个人,在住宿上就体现为不以高档酒店为首选,而是趋于选择更为贴心和温馨的居住环境。

    王健生更为赞同的是巴厘岛那种以乡村旅游、乡村度假村的旅游模式。在巴厘岛根本看不到像海南这样大兴土木的房地产开发项目,没有海南这么多的星级酒店,更多的是乡村旅游、乡村度假区。

    乡村度假区是通过发展居家宾馆的形式来满足游客住宿的需求。有分析人士表示,发展乡村度假区最后获利的是当地的居民,并具有个性特色。而海南酒店投资的结果是当地政府直接获益,与民众关联性不大。

    王健生认为“把地域的公共资源变成某些社会团体的私属资源这是一大失误。”国际上成熟的规划一般是公共的海滩,然后有一个公共的长廊,绿化带,然后是马路,地方特色的酒店群落,然后是交通主干道,再往后才是房地产。纵向是主题街区,街区内有很多通道,里面有酒吧、餐饮、购物店或者画廊。

    国际旅游岛不是个符号,它是以国际化和国际标准来对旅游业进行转型升级,然后使中国的旅游业从粗放式的观光游向度假旅游去转型,然后在服务上跟国际接轨,在标准上跟国际接轨。“但要保持个性,具有当地的特色。”王健生强调。    

上海佳友维景大酒店 网络营销一词已越来越来被 酒店 业业内人士所推崇,好像谁不懂谁就已经落伍。互联网就像一个通往世界的窗口,它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小了。酒店专属网页的建立,使酒店与客。 近日,锦江之星宣布,已基本完成对旗下非标品牌金广快捷的整合,并启动了加盟计划,首批5位加盟商已正式签约。初期目标是在未来3年内完成100家金广快捷门店建设。 2010年。